大麦

煞笔张神
这是我的“点图成绣”,快一起来参加活动,赢取免费户外旅行大奖吧! http://www.lofter.com/act/taxiu?op=entry

会被焚寂煞气所控制的cc:

Hi~
想问问大噶有没有推荐的可以约稿的画手
有个好朋友要结婚了
想准备点礼物来着
微博和微信上问会被她看到
只能跑来lof问了
希望有人能踩踩我☹️

心怀鬼胎(1)

然而,人非草木………………我那个涕泗横流啊

Ms HighCold:

1 本来是有个号发的 但是我又忘记那个号的ID的


2 坑越多 无料本越多选择嘛




心怀鬼胎


 


第一章


 


王源做了一个梦,梦里他溺水了。那感觉清晰真实,让他几乎忘记那是在做梦。王源大声呼救,水呛进他的喉咙,让他无法呼吸,手脚也使不上劲。他尝试自救失败,明明水性尚佳的他,此刻在梦里就像一个完全不会游水的旱鸭子。王源头次有了对死亡的恐惧,窒息感让他真假难辨。梦里挣扎显得徒劳,身体渐渐无力,王源闭上了眼,任由身体下沉。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他以为自己可能真的要死时,一双手环住了他的腰。王源睁不开眼,看不到抱着他的人,但他却能清晰地听到那个人的声音,他说,“源源,源源,我不会让你有事的!”


七点十五,闹钟准时响了。王源翻身按掉闹铃,深吸了一口气,抹了把脸下床。他牙刷到一半改去冲了个澡,水浇到脸上的触感让他重新想到了梦里的场景,不禁打了个冷颤。王源擦着头出浴室,在餐桌上拿了根香蕉,边吃边回到屋里换衣服。


杨晖照例给他准备了茶与咖啡,王源在提神饮品上没有固定口味。今天他选了黑咖,杨晖等他坐下后先介绍了早上的安排,之后递给了王源一份才到的快递。王源问是什么,杨晖说是票。


“票?”王源挑眉,杨晖进一步解释,“王俊凯粉丝见面会的入场券。”


“哦,他啊。”王源停下手里动作,把快递丢到一旁。一般这种活动王源看都不会去看,一是他不爱这种余兴活动,二是他觉得与戏子纠缠是浪费时间。但这回杨晖见那东西还摆在桌上,暗暗把王源去的可能性提到了三成。他拿过两份王源刚刚签完的文件,正要出门,王源开口,“见面会是七点开始,你帮我设个提醒。”杨晖愣了下,忙回,“明白了。”


待杨晖离开,王源放下了笔,重新拿起那封快递。他掏出里面的那张热敏卡纸,撑着头反复看了看,轻笑摇头。


王俊凯从出道到现在每年都会有三到四场粉丝见面会,场地较小,只有主舞台,流程较为简单,面对的人数大概也就一千人,相当于一个简化的小型演唱会。见面会通常会在他生日前后举行,曲目里会有一首未发表的新作,或者几首他最近喜爱但不会公开的翻唱,算是他生日时给的粉丝福利。也正因如此,这三四场见面会的门票总处于僧多粥少的状态,往往一票难求。见面会规模虽小,但王俊凯对它的重视程度不比一般的演唱会的低。见面会开始前通常两次正式彩排,开场前三小时再确认一遍走位与舞步。一般这段时间王俊凯的手机都很难打进,与他有过合作的人也都知趣不会打扰。


王俊凯的专业素养不需质疑,但今天的他在走位时已经出神了两次,他的助理郝一禾问他没事吧,王俊凯摇摇头,接过对方递来的水,说,“最近没睡好,有点累而已。”


“要不要睡一会?现在离开场还有两个小时,我六点二十叫你。”


王俊凯抿着嘴想了会,起身拍了拍裤子说,“算了,我们继续吧。”他的舞蹈动作一直让那位美国来的舞蹈老师不满意,对方拖着下巴让王俊凯重复了几遍,最后只能勉强通过。王俊凯的经纪人万象问郝一禾王俊凯最近怎么回事,郝一禾说不知道。前天开始郝一禾就感觉王俊凯比平日话少,容易走神,还想可能是精神压力大了。


“精神压力?”万象不同意,“他哪里来的精神压力?他最近可都是在放假。”郝一禾笑得讪讪,他摸了摸鼻子,为难,“那我真的想不到了啊,万姐。”


万象叹了口气,让郝一禾好好看着王俊凯,今晚可别出事。郝一禾忙说明白,他看了眼台上的王俊凯,心想一定要把这小祖宗弄去休息一会,别再给老师舔怒气了。王俊凯最后是听了郝一禾的劝说,去休息室睡了近一小时。他起来时有床气,沉着脸等化妆师跟造型师来摆弄身体发肤。


六点五十开始视频直播,王俊凯精神满满。


王源差不多是六点五十五到达的会场,路上时他还跟杨晖抱怨,现在的明星可真会找时间开演唱会,就卡着下班的点。王源看着窗外的不得动弹的车水马龙,又抬起表来确认时间。这是他一分钟里看的第三次,杨晖问司机还有多久才能到,司机说就七八百米,开车最多五分钟。


当时已经六点四十五了,王源松了松领带,说,“就到这儿吧。”他话音刚落,就推门下车,留下司机与杨晖在前排面面相觑。王源到达场馆坐下后才感觉自己衣服已经微微汗湿了,他是快走过来的,现在外面秋老虎,闷得不行。


室内的冷气很足,还好王源穿着外套,否则要冻感冒了。他的位子在第三排,正对着舞台中央,视野非常不错,这张票给的也算是良心。王源的周围坐得都是粉丝,大部分是年轻小姑娘,几乎没有男生,更别提还是王源这个年纪的男青年了。


王俊凯的粉丝们疯狂热情,从后台的直播视频开始,尖叫声就没有断过。王源受不住,又不好失礼地捂住耳朵,只能尴尬的坐在原位,颇有些不知所措,心里不由有点后悔。


其实他并没有必要非要来看王俊凯,反正对于他来说这件事情他只有点头的份儿。但王源习惯性的不愿意示弱服输,就算是硬撑,都要显得自己是主动的那一方,就算是联姻也是一样:是他看上唯重的公子王俊凯,而不是唯重施舍他。


即便日后的相处他可能还是会多让着王俊凯,但这前期无意义可能还是单方面的主动权之争,王源还是不肯认输。


活动终于开始了,王俊凯从大屏幕前的蹦了出来,舞台上同时喷出烟火,烟雾散去,那人的面孔渐渐清晰的出现在观众的视线里。突如其来的出场跟烟火并没有吓到王源,反而是周围粉丝的叫声让他心跳慢了两拍。很快王源也没那么心思放在粉丝身上了,他的目光逐渐被台上的主角吸引,不得不承认,王俊凯红,是有他的道理的。


四首歌结束,工作人员拿了盏椅子上台,王俊凯从台边捞起一瓶水,又捡了一只丢上台的玩偶抱在了怀里,粉丝又开始尖叫,王俊凯比了一个嘘,让大家先安静。他边喝水边走到位子上坐下,开始与粉丝间略显无聊,却又十分必要的自问自答。王俊凯说话的声音跟唱歌时又有些不一样,王源翘起腿,调整了下坐姿。这时他才发现,从开场到现在,他竟然没有变化姿势。


王俊凯的目光扫过场下每个角落,他这方面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每一个停留准确到位、时间刚好,让在座的观众信以为真自己被偶像照顾到了。台下黑压压一片人头,即便王源坐在第三排,王俊凯未必能特别注意到他。这倒是给了王源更好的机会去观察这个人,同样也让他好奇,台下生活中这个人是什么样的。


是不是也这样风趣幽默,花言巧语。


周围的女生都拿着手机随着王俊凯转,王源也拿了出来,他给一个未存号码发了短信:我同意。


王俊凯最近心里揣的最大的事,就是能不能找到当年邻居家那个跟他“私定终身”的小弟弟。对方在他还七八岁时就搬走了,王俊凯与那个弟弟相处的时间不算太长,由于年代久远,他只是零零碎碎记得一些琐事,但具体两人之间相处的过程,他已经记不太清了。在他印象里,那个弟弟聪明可爱,刚开始认识时还有些腼腆胆怯,不爱说话,但相处久了,两人的感情也愈来愈好。他儿时家教很严,可以出门玩耍的机会不多,所以基本上,他那段时间都是与这个小弟弟一起度过的。两人跟公园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时,这小弟弟总是他的唯一家属,从弟弟、新娘,再到亲儿子,统统当过一遍。


严格来说,他还是那个弟弟的救命恩人。当时弟弟落水了,他跳下去救人,等他醒来已经是在医院,他急急问母亲那个孩子没事吧,母亲说没事,但是他们要搬家了。弟弟从未提起过这件事情,王俊凯有些失望,他急着要去见他,可母亲不同意,等王俊凯出院再去邻居家,哪里已经人去楼空了。


如今王俊凯最近已近而立,家里势必开始关心起他的婚事。王俊凯是家里独子,这个柜出的是轰轰烈烈。他母亲贺兰还算开明,这个媳妇是男是女她不在意,只要有人陪她儿子共度一生即可。贺兰悄悄去问跪在祠堂的王俊凯心上装了谁,跟爸爸爷爷这么怄气。王俊凯说他心里没人,贺兰不信,母子俩僵着,还是王俊凯先开口,“妈,您还记得我们家还住在内湖时有个邻居吗?我还救了那家的小孩。”


贺兰表情微微有些惊愕,但祠堂昏暗,王俊凯并未发觉,她答,“记得啊,怎么了?”


“我想您帮我找找那个孩子,我想见他。”


贺兰说时间这么久了,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,王俊凯说如果母亲大人都找不到,那这人就真是从世上消失了,“您晓得我一直很喜欢那个人,他要是不在了,我可能要伤心个几年。”


贺兰怎么不懂王俊凯的潜台词,她骂,“你啊你,翅膀硬了,开始威胁老娘了?”贺兰打了下王俊凯的肩,王俊凯哎了声,他刚被他王岳山打了十几大板,身上正冒虚汗,贺兰这一下正好掀到了要害。贺兰一看他疼忙问没事吧,王俊凯摇头,反握住他母亲的手,“妈,您帮帮我吧。”


事情过去了一个月,直到两天前贺兰才同他说似乎有了点线索,等确认来告诉王俊凯,相信不需要等太久。贺兰是王俊凯亲娘,王俊凯对谁颐指气使都可以,唯独她不行。王俊凯不能催不能问,心里急,日子过得度日如年。


见面会渐渐进入尾声,开始了粉丝提问的环节,王俊凯开始抽号,最后一个号码,八十一号,是坐在第三排的一位女粉丝,“小凯哥哥,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呀?”


“唔……”王俊凯想了想,笑道,“我希望能看到我弟弟。”他咧嘴如果笑得弧度大就会露出虎牙,现在王俊凯的脸上已经褪去了年少时的肉,虎牙盖住了些五官上的犀利,看着亲近和气了许多。


女粉丝听他这样说,忙说,“那,那祝你快点见到!”王俊凯听后笑容不减,“谢谢啊。”


见面会结束,王俊凯还要接受媒体采访,由于时间限制,采访也只给了十五分钟。他手机上有两个未接电话,都是见面会期间贺兰的秘书打来的。第三个电话来时郝一禾帮他接了,听说他在工作,便让郝一禾代为转达,简简单单四个字,“人找到了。”


郝一禾看对方连打三个电话,以为是紧急的事,在王俊凯采访刚结束时就赶忙凑了过去,贴在王俊凯耳边报告。王俊凯一听,两眼放光,叫道,“真的吗?!”还未离去的记者耳尖,纷纷折回去问王俊凯怎么了,王俊凯摆摆手说无事,他拉着郝一禾往休息室跑,留下外面的人群交给团队处理。他才进到后台走廊,手机就响了,郝一禾忙递了过去,王俊凯看是陌生电话,犹豫了下接起。


那边空白了三秒,随后声音响起一句简单的问候,“王嵩,我是王源。”



请移步微博

Ms HighCold:

搜索ID mshighcold


有一个投票 请有兴趣的人参与一下 望广而告之 谢谢

Heart

Ms HighCold:

二零一六年的第二个七一五无料赠本企划今天已完成 我并没有在lof公布是因为我这回的范围较之去年更小了


本次出的实体本是 《佳偶//举手之劳》跟《阴错阳差》


以下是出书版的TXT 之前在lof发布的txt的连接已经被我删除 如果你喜欢这些文字 请保存/分享这个版本 谢谢




佳偶:链接: 度盘 密码: iywv


举手之劳:链接: 度盘 密码: fnhv


阴错阳差:链接: 度盘 密码: sm81